【首发】2019年上海市离婚判决白皮书(三)

作者:法米罗团队 来源:法米罗团队 时间:2020-02-12

离婚诉讼专题篇

七、二次起诉判离概率不及预期,三次起诉判离希望最大

 

 

在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当事人第一次起诉离婚的案件有1246个,第二次起诉离婚的案件有281个,三次起诉及以上的案件有76个。在当事人第一次起诉离婚的1246个案件中,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案件数量为229个,占比约为18.4%;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数量为1017个,占比超过81.6%。总体而言,第一次起诉离婚的判离概率与大众的预期相符。若当事人为第一次起诉离婚,除满足婚后未实际共同生活、分居满两年、被告同意离婚等及法定判离情形之外,基本上法院不会判决准予离婚。

在法院第一次判决不准离婚的情况下,经过六个月的等待期后再次提起离婚诉讼,不少当事人以及代理律师会认为第二次起诉的判离概率较大。然而,就现有公开的判决书而言,第二次起诉的判离概率远不及预期。第二次起诉离婚的281个案件中,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案件数量为147个,占比52%;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数量为134个,占比48%。二次起诉离婚的判决准予离婚的概率并未明显高于判决不准离婚的概率。而在当事人为第三次及以上起诉离婚的76个案件中,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案件数量为57个,占比75%;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数量为19个,占比25%。由此观之,就现有数据而言,第三次起诉离婚的判离希望最大。当事人第三次起诉法院仍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主要涉及一方患有重大疾病且经济拮据,离婚后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甚而有个别当事人以死威胁,导致承办法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为避免因离婚问题而造成伤亡事故而只好判决不准离婚。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全年上海地区离婚案件进入到二审程序的有56件,而团队所搜集到已公开的离婚纠纷二审判决书为34份。在这34份二审判决书中,二审法院进行改判的案例仅有2个[1],且均是仅对一审判决中的财产分割比例和金额进行调整。其余32份判决书中,二审法院均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由此可知,在一审法院判决不予离婚的情况下,当事人希望通过上诉来改变裁判结果的做法可能收效甚微。

 

 

在团队所梳理的1603份判决书中,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案件为433件;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为1170件。在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1170个案件中,因被告不同意离婚而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有1048个,占比将近九成;由于被告未到庭或未作答辩,但原告未能证明感情破裂而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有98件,占比超过8%;由于其他原因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有24件,占比2%。

法条链接

《婚姻法》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除《婚姻法》第三十二条及相关司法解释所规定的应准予离婚的情形之外,上海地区各级法院在判决离婚时的标准较为严格。在被告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除非原告能够提供有力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否则很难判离;而在被告未到庭或未作答辩的情况下,法院判决案件时往往更为谨慎,亦不会轻易判离。

八、婚内未生育情形越发常见,子女抚养权多判给女方

 

 

在团队所梳理的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明确提及当事人是否有生育子女情况的判决书为1562份,另有41份判决书中未提及当事人是否生育情况。在明确提及当事人生育情况的判决书中,当事人在起诉离婚时已有婚生子女的案件共有1141个,占比超过71.2%;而当事人起诉离婚时未生育子女的案件有421个,占比为26.3%。

在团队此前发布的《上海市2019年上半年离婚判决大数据报告》中,当事人在婚姻存续期间未生育子女的案件占全部提及当事人生育情况案件的25.2%。两次数据相印证可知,就上海地区而言,至少在四分之一左右的家庭中,孩子并非婚姻的必然产物。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上海地区再婚家庭数量较多,而在前婚中已育有子女的情况下,当事人再婚后往往不会再生育子女;另一方面则在于上海地区经济发达,丁克观念的接受程度较高;还有一方面原因则在于上海地区抚养子女的成本较高,且年轻人工作压力较大,往往会选择推迟生育时间。

当然,选择婚内生子女的情况仍然占据绝对多数,而当事人在婚姻存续期间是否生育子女以及所育子女的数量,也会成为法官认定夫妻感情状况的参考标准。

 

 

在上述1141个有婚生子女的案件中,子女年龄在2周岁以下的案例有119个,占比10.5%;子女年龄大于2周岁且10周岁以下的案例有540个,占比为47.3%;子女年龄大于10周岁又尚未成年的案例有203个,占比17.8%;当事人起诉离婚时子女已成年的案例有279个,占比24.5%。

总体而言,子女年龄在2-10周岁的离婚案件数量最多。而这一年龄段,正是父母争夺子女抚养权的“重灾区”。子女在2周岁以下时为判给女方抚养的法定情形。而一旦子女年龄大于10周岁,法院在决定抚养权归属时会征求子女的个人意愿。因此,在子女年龄为2到10周岁之间时,父母双方对于抚养权的争夺最为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当事人起诉离婚时子女已成年的案例占比接近四分之一。这些夫妻往往早已没有感情可言,出于保护子女的考虑而选择维持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关系。一旦子女成年,特别是在子女结束高考或者进入工作岗位之后,此类婚姻就会自然而然地走向解体。

 

 

子女抚养权归属问题是离婚纠纷案件中的主要争议焦点之一。在团队梳理的上述准予离婚的案件中,涉及子女抚养权判决结果的案件有228件。其中,法院判决子女归女方直接抚养的案件有168个,占比接近74%;法院判决子女归男方直接抚养的案件有52件,占比接近23%;法院判决男女双方各自抚养的案件有8个,占比超过3%。

在家事审判领域,判定子女抚养权归属的基本原则在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有益于未成年子女的成长以及身心健康。在司法实务中,审判人员需要综合考虑未成年子女的年龄、性别、个人意愿以及与哪一方实际共同生活等因素来确定子女抚养权的归属。但就判决结果而言,实践中未成年子女多被法院判归女方抚养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九、财产分割:存款房产仍占大头,财产类型渐趋多样

有人说,离婚就是争孩子和分财产,我们姑且不对这句话代表的价值观多做评价,但财产分割在离婚案件中的争议性却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夫妻因为财产分配问题而难以好聚好散,一别两宽。

团队通过对1603份离婚纠纷判决书中涉及离婚财产分割的内容进行梳理和总结后发现,存款、房产和公积金等传统婚姻财产类型仍然占据大头,而有限公司股权和有价证券(股票、基金份额以及保险)等财产类型的分割在离婚案件中显得越发多见。此外,微信和支付宝的余额及通过电子支付手段所购买的理财产品在离婚案件中亦有出现。总之,离婚时进行分割的财产类型渐趋多样。

 

 

在团队所梳理的433份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判决书中,原告在离婚诉讼中涉及房产分割诉求的判决书有169份,占比39%;而原告在离婚诉讼中未提及房产分割诉求的判决书有264份,占比61%。总体而言,近四成的法院判决准予离婚案件当事人在诉讼中提出了房产分割诉求,可见,房产在婚姻财产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当然,在原告提出分割房产的诉请后,即使法院最终判决准予离婚,也并非必然会对房产进行分割。团队通过对433份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判决书进行整合分析,梳理出法院对诉争房产不予处理的常见情形:

1. 诉争房产涉及案外人利益;

2. 原告撤回分割房产诉请或当事人协商另行处理;

3. 诉争房产尚未取得房地产权凭证;

4. 双方均无意愿取得房屋产权或难以给付对方高额折价款;

5. 当事人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房产价值和剩余贷款金额,无法一并处理。

在上述情形中,当事人可另行诉讼主张权利。除此之外,若诉争房产及(或)增值部分确系夫妻共同财产且能够确定相应价值的情况下,法院一般在离婚诉讼中会对房产直接进行分割。在司法实践中,常见的房产分割方式多是判决房屋产权归一方所有,而另一方按照房产评估价值或双方均认可的价值来取得相应的折价款。

[1]:详见(2019)沪02民终4560号、(2019)沪02民终5108号判决书

法米罗团队由兰迪家事与财富传承部门核心成员组成。“法米罗”团队的名称由来是团队网站www.ifamilaw.com的中文谐音。团队成员充满热情,旨在打造国内最顶尖的家族律师团队。

团队网址:www.ifamilaw.com

电子邮箱 :ifamilaw@landinglawyer.com

咨询热线:400 6227 127

微信号:兰迪家事与传承

分享到:

法律声明:本网大部分文章为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家族律师网 www.ifamil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