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2019年上海市离婚判决白皮书(二)

作者:法米罗团队 来源:法米罗团队 时间:2020-02-12

离婚诉讼专题篇

四、自由恋爱结婚占据主导,经人介绍结婚仍然普遍

 

 

通过对1603份离婚案件进行整理和归纳后发现,当事人经人介绍而相识步入婚姻的案件有515个;当事人系自由恋爱并结婚的案件有726个,占据绝对多数;而当事人婚姻系长辈包办的案件仅有1个。另有361个案件未明确提及离婚当事人的结合方式。

从数据上看,自由恋爱结婚的情况占据主导地位。随着社会更加开放和多元,年轻人对于婚姻有了更多的自主意识和自主空间,长辈们也更加尊重年轻人的想法;当然,经人介绍而结婚的情况仍然比较普遍,并且会持续存在下去。当年轻人忙于工作而无暇顾及终身大事的时候,相亲等方式也为不少单身人士解决了找对象的切实难题。在上述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存在长辈包办婚姻情形的仅有1件[1],且结婚时间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21世纪后,上海地区的包办婚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已成为历史。

此外,团队在梳理离婚当事人的基本情况时,发现当事人再婚的情形在上海地区亦属常见。在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系再婚的案件多达209个,在全部案件中占比超过13%。相较于初婚家庭,再婚家庭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在离婚率不断攀升以及老年人黄昏恋更加普遍的情况下,可以预见,上海地区的再婚家庭数量将会持续增加。如何处理好继父母和继子女的关系,以及生子女与继子女之间的利益如何平衡等问题,均会对再婚家庭的稳定性产生影响。

五、结婚越久越逃不过生活的一地鸡毛,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成为离婚主因

 

 

“七年之痒”被很多人视为婚姻里的一大定律。在团队所梳理的1592份[2]明确涉及婚姻维系时间的离婚案件中,当事人婚姻维系时间小于3年的有190份,占比12%,3-7年的有390份,占比24.5%,7年以上的有1012份,占比63.5%。可见,婚姻维系七年以上却最终走向解体的情形亦为普遍和常见。

其实,婚姻里需要跨过的何止一个“七年之痒”。在婚姻中,除了你侬我侬的岁月静好,也少不了日常生活里鸡毛蒜皮的琐碎与隐忍,加之在子女教育、老人赡养等方面存在的种种分歧都会让婚姻生活蒙上阴霾。当激情褪去,在平淡中的相知相守显得更为难能可贵。婚姻生活需要双方用心的经营,否则,即使结婚时间再长,最终也难逃分道扬镳。

事实上,在团队代理的数百起离婚案件中,不乏有已经结婚十年以上甚至更久的当事人。而往往面对这样的委托人,我们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和双方沟通,希望彼此能够在法律的框架内选择和平分手,并尽最大努力降低离婚对孩子的伤害。庆幸的是,为人父母的善良使得这些伤痕累累的夫妻即使已经相看两厌,毫无感情可言,却还能在劝告之下选择以最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便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在离婚案件中,当事人选择提起离婚诉讼往往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团队所梳理的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当事人因为家庭生活琐事产生矛盾,造成感情恶化并导致离婚的案件有444个,占比28%;当事人因为人生观念和性格不合而难以继续生活的离婚案件有261个,占比16%;因双方长期分居、感情淡漠乃而导致感情破裂的离婚案件有213个,占比13%;因一方或双方出轨、婚外情以及与他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而离婚的案件有159个,占比10%;因对方存在家庭暴力而离婚的案件有141个,占比9%;双方因为生育问题和子女教育问题产生矛盾演化到离婚的案件有36个,占比2%;当事人因为其他原因而起诉离婚的案件有349个,占比22%。

就现有判决数据而言,由于家庭生活琐事发生矛盾,双方未能妥善处理进而演化到离婚的情况在上海地区最为常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家庭生活中看似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均可能造成夫妻感情出现裂痕。细小的矛盾和冲突如果无法得到及时、妥善的处理,日积月累之下,难免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以离婚收场。

事实上,中国正面临“巨婴”问题,很多年轻人成家后经济上仍然入不敷出,需要依靠父母接济生活。这种经济上的不独立往往换来父母对子女婚姻生活干涉太多,婆婆看不惯媳妇花钱大手大脚,丈母娘觉得女婿没本事,这些不顺眼一旦遇上小两口闹别扭,就会被长辈们无限放大,进而演化成两个大家庭之间的纷争。于是乎,婆媳大战,女婿与丈母娘之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口舌之争便开始上演,最后落得个两败俱伤。

六、离婚诉讼平均71天可知结果,家事审判或将出现“离婚冷静期”

 

 

通过对1603份离婚判决书中明确涉及审理期限的案件进行数据整理后发现,在30天以内审结和在31-90天内审结的离婚案件占比超过八成,而仅有极小部分案例的审限超过一年。同时,数据表明,上海地区离婚案件的审结期限平均约为71天,这意味着提起离婚诉讼的当事人平均需要71天才能知道诉讼结果。

需要说明的是,在离婚纠纷案件进入正式审理之前,通常需要进行诉前调解。法律规定的离婚案件诉前调解期限为30天。不过,就司法实践层面而言,团队所代理的离婚纠纷案件的诉调时间最长可达两至三个月。因此,当事人在离婚诉讼的时间成本往往在两到六个月。

法条链接

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前款规定期间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民法典(草案)》

在2019年12月发布的《民法典(草案)》中,关于当事人申请离婚登记的30天“冷静期”受到大众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实际上,在家事审判领域,“离婚冷静期”并非新鲜词汇。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年7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意见(试行)》第40条中便已经对于“离婚冷静期”进行了明确: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可以设置不超过3个月的冷静期。在冷静期内,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情况开展调解、家事调查、心理疏导等工作。冷静期结束,人民法院应通知双方当事人。在团队所代理的上海地区离婚纠纷案件中,尚未出现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时设置“冷静期”的情形。不过,可以预见,未来家事审判司法实践中或将出现“离婚冷静期”。

[1]:详见(2019)沪0117民初996号判决书。

[2]:在1603个离婚案件中,有11个案件未提及当事人的结婚时间,故涉及婚姻维系时间的案件为1592个。

法米罗团队由兰迪家事与财富传承部门核心成员组成。“法米罗”团队的名称由来是团队网站www.ifamilaw.com的中文谐音。团队成员充满热情,旨在打造国内最顶尖的家族律师团队。

团队网址:www.ifamilaw.com

电子邮箱 :ifamilaw@landinglawyer.com

咨询热线:400 6227 127

微信号:兰迪家事与传承

分享到:

法律声明:本网大部分文章为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家族律师网 www.ifamilaw.com